管好三资 守护农村集体家底
2020-07-21 09:24:10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由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组织开展的全国农村集体资产清产核资工作近日公布结果,截至2019年底,全国共有集体土地总面积65.5亿亩,账面资产6.5万亿元,高度集中在村级。

  农村集体“三资”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然而,由于监督管理不到位,一些地方“三资”方面腐败问题频发。纪检监察机关如何立足职能,监督“三资”管理,维护群众切身利益?来看各地的实招硬招。

  1

  如何防止集体资产成为村干部的“摇钱树”?

  规范产权交易,让农村集体产权晒在“阳光”下

  过去,一些地方乡、村两级忽视“三资”管理,导致底数不清、管理不规范、产权交易监管不到位。有的村干部利用制度漏洞,通过场外交易、暗箱操作等手段,违规出租、发包、经营集体资产资源,以权谋私、优亲厚友、贪污侵占。

  村里的集体用房租给了谁、土地承包给了谁、资金用到了哪里,直接牵涉到老百姓的利益。江苏省连云港市纪委监委在全面完成清产核资工作基础上,督促农业农村部门全面推行农村产权交易中心标准化建设,完善细化各类产权交易流程,严格规范农村集体资产资源“进场交易”,定期公开公示村集体资产资源总量、存量及交易情况,有效盘活闲置资产资源,实现保值增值。

  “村里的苗木地拍下来了,我们家拿到100亩!”6月18日,连云港市赣榆区厉庄镇翔凤岭村村民李广善刚走出镇产权交易中心,就给家里打电话报告了喜讯。

  李广善提到的这100亩苗木地,在此之前,村里以每年每亩200元的价格私下签订合同进行发包,标明面积仅50亩,明显少于实际面积、低于市场流转标准,引起群众不满。

  厉庄镇联合区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农业农村局等多个部门,通过公示、村民评议、法律诉讼等程序,废止了该合同,随后通过产权交易平台重新公开竞价招标,最终以每年每亩400元价格成交,成交价格翻倍,有效带动村集体增收。

  “以前,我们想承包村里土地,那是难上加难!既没有发包信息,也没有竞价机会,大多数都被村干部定向安排了。现在这样公开发布消息,公开报名竞拍,竞争不上也没有怨言。”李广善告诉我们。

  类似案例在连云港还有很多。为彻底斩断伸向农村集体资产的“黑手”,铲除滋生“微腐败”的土壤,连云港市纪委监委连续三年开展专项整治,严肃查处吃拿卡要、优亲厚友、贪污侵占等问题,推动完善农村产权交易长效机制。截至今年6月,连云港市农村产权累计进场交易63.9亿元,溢价率8.5%,增加村集体收入5亿元。

  2

  如何防止问题合同成为腐败滋生的载体?

  以整治问题合同为切入点,推进“三资”管理规范化

  农村集体“三资”监管面广量大,只有找准主要问题和问题的主要方面,才能精准监督、靶向施策,取得实效。合同是农村“三资”管理的载体之一。过去,在合同管理过程中,易出现合同签订不经民主程序、合同价格低于市场价格、合同履行中承租人违规加盖建筑等问题,损害农村集体和群众利益。

  针对问题合同暴露出的“三资”管理欠缺规范性问题,北京市海淀区纪委监委分“三步走”开展清理农村集体土地房屋合同问题专项监督整治:第一步是摸清问题合同底数并建立台账,对问题进行归类。第二步是对问题合同进行整改,应改尽改,能改尽改。第三步是由区纪委监委牵头,农经站发挥行业指导监督作用统领集体土地房屋合同管理制度化建设,各镇主导单位因地制宜落实规定,村作为末梢单位建立完善台账管理制度。

  集体土地房屋合同问题专项整治带来了三个变化——

  集体收益增多了。合同价格偏低是合同问题之一,各镇对合同进行大起底,对问题合同进行谈判、协商、调整,切切实实提高了村集体收益。“温泉镇梳理了镇域内集体土地房屋出租出借合同288份,对存在问题进行整改。如温泉村通过协商方式将某公司承租的集体土地租金由每年95万元修正为每年700万元。”温泉镇纪委干部说。截至2020年6月30日,各镇共收回欠缴租金1.32亿元、提高集体土地房屋年租金9974万元,共收回集体土地416.88亩、集体房屋61.2万平方米。

  村干部更规矩了。2018年1月至2020年6月,海淀区纪委监委在专项整治工作推进中,共立案3人,运用第一种形态处理227人次,发出建议书39份。“身边有干部在专项整治中被党组织给予了警告处分,这也给我敲响了警钟,村干部手里的权力决不能滥用,必须得想法子给村民多谋福利。”一名四季青镇村干部这样总结自己思想上的变化。

  规范合同模板出台了。专项整治工作帮助海淀农村完善了包括合同管理、定价机制资产台账管理等20项制度。上庄镇纪委干部介绍说:“原来我们上庄镇没有合同模板,专项工作推动了‘三资’管理的规范化,趁着合同主体改为股份社之机,我们对合同进行了全方位的完善,合同时间、四至范围、权利义务、征地时地上物归属等都在合同中有了明确规定,由此可以有效避免产生新的问题合同。”

  3

  如何防止村会计降格变成“报账员”?

  完善村级财务管理会计核算机制,为农村集体“三资”找到“好管家”

  村会计是农村集体“三资”管理的关键角色。过去,一些农村会计的任命和报酬往往由村里决定,甚至由村“两委”成员兼任,独立性不强、专业化程度不高,以至于降格变成“报账员”,只管报账,不管监督管理。如此一来,不仅难以发挥对村集体“三资”的监管作用,而且常出现和村支书、村主任共同违规违纪,侵占挪用村集体资金的情况。

  这些年查处的农村基层腐败问题显示,村会计正成为小微腐败的高危岗位。针对这一问题,近年来,在保持村集体资金所有权、使用权、审批权和收益权不变的前提下,江苏省泰州市纪委监委督促推动职能部门全面推行村级会计委托代理,在乡镇(街道、园区)成立会计委托代理服务中心,代理村级集体“三资”的会计核算管理工作。此外,还根据村集体经济不同情况,采取村会计异地交流任职、委托社会中介机构第三方代理等村级财务管理会计核算模式。

  “书记,这笔工程款不能付。”去年年底,泰兴市济川街道三阳村准备支付一笔工程款时,被委派会计芦娅拒绝了。该工程款按合同应该是分两年支付,村里因账上资金有富余,村支书认为不如先多给点儿,结果却在村级会计委托代理服务中心那里吃了“闭门羹”。

  村里的钱,书记说了怎么不算?原来,泰州市通过会计制度调整,所有乡镇(街道、园区)均已成立村级会计委托代理服务中心,会计由市聘镇管,实行异地委派,工资报酬由县、镇两级财政提供经费保障。任命和报酬与村里脱钩,会计监督的腰杆真正硬了起来。

  同时,泰州市还引进第三方会计师事务所加强对基层财务的监理,由会计师事务所派出注册会计师对代理服务中心财务活动进行驻点监督指导,推动农村集体“三资”管理规范化。全市共引进了9家会计师事务所99名会计师参与基层财务管理。会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按照专业会计核算的标准要求,对村里的账目严格把关,违规违纪的弹性空间被大大缩减。

  目前,会计代理服务中心委托代理、村主办会计异地交流任职、委托社会中介机构第三方代理模式,已在江苏省推开,有效提升了村级财务管理水平和日常监督质效。

  4

  如何让监管工作更加精准高效?

  借力信息技术,打造覆盖“人、财、事”智慧监督网

  农村集体“三资”构成情况复杂、分布范围广泛、管理基础薄弱,传统的监管方式,由于缺乏技术支撑,普遍存在信息不够对称、监督不够精准等问题。纪检监察机关和农业农村等部门如何在有限的精力下擦亮监督“慧眼”,更加精准高效做好监管工作?

  浙江省温州市作为民营经济的先行地,农村集体经济较为发达。今年以来,温州市纪委监委创新实施“微权力e监督”工程,督促相关职能部门,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化手段,强化对农村“三资”管理等重点领域小微权力的全过程监督,逐步形成一张覆盖基层“人、财、事”的智慧监督网,实现资金资产资源全要素入库监管、交易合同执行全过程闭环监督、分析预警全数据动态监控。

  “合同到期预警,请及时处置!”伴随语音提示,温州市永嘉县农村“三资”智慧监管系统开始了一天的运行。不久前,瓯北街道珠岙社区多间店铺租赁合同到期,街道纪工委收到平台的预警信息后检查发现,珠岙社区房屋租赁交易不公开、存在廉政风险漏洞。经督促整改后,珠岙社区及时将该租赁项目委托县产权交易服务中心公开交易,租金交易价格从原来的190万元提高到340万元,促进村集体资产公平交易,保值增值。

  过去,大量农村集体资产未在乡镇备案,导致资产收入底数不清、情况不明、数字不准。对此,永嘉县创新研发了农村“三资”智慧监管系统,集“三资”全面监管、审批线上监督、大数据综合分析、矛盾风险实时预警、流转阳光公开等功能于一体。凡涉及村级资金收入、资源性收入、资产性收入,全部纳入系统中,有效破解了“三资”管理制度空转、合同失管、要素流转滞缓等问题。自去年8月系统建成至今,永嘉县涉纪信访总量同比下降29.71%,其中涉“三资”新问题的信访举报零发生。

  永嘉县的“三资”智慧监管是温州市推进“微权力e监督”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温州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积极探索“智慧监管”的路径和模式。如,瓯海区依托涉公合同监管平台,有效破解涉公合同签订不规范、履约不到位及管理中主体责任不清晰、管理缺位、履约质量监督无力等问题;乐清市打造社会大救助智慧监管平台,对扶贫惠民政策落实情况进行在线监督,促进救助事项协同高效办理……

  “‘微权力e监督’把科技融入监督,让权力晒在阳光下。下一步,我们将继续探索实践,不断延伸监督触角,致力于让群众明白、让干部清白,有力推进基层智慧治理。”温州市委常委、市纪委书记、市监委主任方向表示。(田心)

编辑:蔡奇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