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 历史上的监察官:杨震
2020-06-12 09:41:35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四知太守 清白传家

  陕西华阴西岳庙,始建于汉代,为历代帝王祭祀华山之神的场所。现在的西岳庙里,有许多从各地搜集而来的古代石碑,其中,“关西夫子”碑,就是清代道光年间为纪念杨震而凿刻的。

  杨震作为经学名家,“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感早已深植内心。“为国效命,救黎民于水火”,怀抱这样的意愿,已年届五十、到了知天命岁数的杨震,迈开了离别故乡的脚步。

  杨震被举荐入仕后,品行端正、声名清廉,几年内已历经数次升迁,东莱太守是他即将担任的新职务。夜幕降临,昌邑县令王密来到了馆驿,他是杨震在荆州刺史任上举荐的人才。故旧相见,自然格外亲切。一番寒暄过后,王密从随身携带的行囊里,拿出一包东西,递到了杨震面前,里面是沉甸甸的一份厚礼。对此,《后汉书·杨震列传》里这样写道:“怀金十斤以遗震”。

  得知包裹里放的是一份厚礼,杨震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王密见此急忙解释:“我是趁夜晚时分前来拜访的,这件事情绝不会有人知道。”王密以为,经过这一番解释,杨震自然就会消除顾虑。出乎他的意料,杨震却做出了振聋发聩的一番回答:“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谓无知!”这句话让王密羞愧难当,更成为传颂千古的名言。随后,“四知”一词作为颂扬官员高洁品行的代名词被广泛运用。

  “清白传家”成为杨震留给后人的另一份重要精神遗产。华阴市区杨家村,在一户杨震后人的房子里,一面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墙被一直保留着,虽已基本丧失实用功能,但墙上的这片砖雕,对于杨氏家族而言却是格外珍贵。

  公元120年,已经六十多岁的杨震接任司徒一职。司徒和太尉、司空并称“三公”,同属东汉政权的最高行政官员。接任司徒的第二年,太后邓绥去世,汉安帝刘祜亲政,他身边的一干亲信开始把持朝政。公元124年,京城洛阳开始大兴土木,负责工程的人是一位得宠宦官樊丰。此时,东汉政权的国力已经日渐衰落,不仅边境战事难以平息,灾害导致的饥荒也时常蔓延。杨震因而屡屡进谏,却一次次石沉大海。

  经过调查,一个惊人的秘密呈现在杨震面前,京城大兴土木竟然是樊丰假传诏书而进行的。樊丰虽然是根据皇帝的心思去办事,但假传诏书是死罪一条,如果这一情况能让朝廷上下知晓,大兴土木的工程就难以进行下去。

  于是,杨震立即上疏举报。可没想到的是,这一举动给杨震带来的却是空前的灾难——杨震上疏举报的消息,很快就被耳目众多的樊丰得知,随即,他联合另一位对杨震怀恨已久的宦官李闰,一同先行状告杨震。

  收到状告杨震的奏疏后不久,刘祜启程回到都城洛阳,当晚他就命人收回了杨震的官印。在宦官们的继续诬告之下,皇帝又将杨震贬为庶人,诏令把他遣返华阴原籍。离开都城,前方路途漫漫,杨震伤怀于自己被诬告去职,更让他难过的是人生的抱负无以实现。

  天地自有清正,公道总在人心。告别家人后,杨震断然饮下毒酒,终年70岁。正如杨震生前所期望,他传给子孙的并非富足家产,而是“清白吏”的千古声名。杨震自尽一年之后,汉安帝病亡,汉顺帝继位,杨震得以平反昭雪。

  他的儿子杨秉先后出任豫、荆、徐、兖四州刺史,向来“计日受奉,余禄不入私门”。从杨震到儿子杨秉、孙子杨赐、曾孙杨彪,家族四代人一直清白为官,并都位列“三公”高位。唐代大诗人李白写诗赞叹:“关西杨伯起,汉日旧称贤。四代三公族,清风播人天。”(田人隆)

编辑:周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