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商错位,“明星”干警沦为阶下囚
——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原局长陈兴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2018-07-28 15:31:05    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2018年3月28日,福建省三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犯受贿罪、赌博罪判处陈兴有期徒刑十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十三万元。陈兴从“明星”干警沦为阶下囚,教训极其惨痛。那么,他是如何将警服换成囚服、蜕变为贪赃枉法的反面典型的呢?

    陈兴在任尤溪县公安局政委、局长和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期间,违反政治纪律、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知法犯法、以权谋私,大肆收受贿赂,甚至参与赌博、开设赌场抽头渔利,涉案总金额达850万余元。2017年5月,陈兴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初心不在,“能人”更敢腐

    忏悔:“忘了初心,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方向,没能常怀感恩之心,忘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

    陈兴是在劳改农场出生的苦孩子,从小受到母亲的谆谆教诲,经过自己的努力,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头顶国徽的人民警察,工作勤勉,从最基层的派出所民警干起,24岁任副所长,26岁任所长,32岁任副局长,39岁成长为副处级干部,并成长为县级公安局一把手,曾多次立功受到嘉奖、被评为福建省“优秀人民警察”,这样的进步并不多见,曾被视为当地公安系统的“明星”。

    然而,随着身份的转变、环境的优越、仕途的顺意和年龄的增大,陈兴开始放松了思想政治这个“总开关”,丧失理想信念,权力的使用逐渐变得任性,贪图安逸、贪欲难遏,藐视法纪、胡作非为。正如他在悔过书中所写:“自己经常去提审人犯,今天却成了被人提审的人犯,是在权力和职务的光环笼罩下,变得飘飘然了,直至走到权力的错位,违法犯罪的地步。”“忘了初心,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方向,没能常怀感恩之心,忘了自己从哪里来,要去哪里,要去干什么?”

    忘了初心,思想就要出乱子。在党的十八大以来高压反腐的态势下,陈兴仍然我行我素、胆大妄为,不知止、不收手、不收敛,顶风违纪、收受他人财物,是典型的“三类人重中之重”的领导干部。陈兴违反多项纪律,且大部分违纪违法行为都是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以后。2017年春节期间,陈兴明知组织正在调查其违纪问题,仍然胆大妄为、顶风违纪,收受网安设备采购安装项目老板黄某某送上的10万元现金及2名分局下属借拜年名义送上的1万元礼金、3000元购物卡。

    2017年1月,刚从尤溪县公安局局长岗位转任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的陈兴,得知某民用爆破物资公司分公司负责人陈某某配合三明市纪委调查相关案件,担心与陈某某问题败露,找到了陈某某打探组织谈话内容。之后,陈兴要求陈某某按照自己的口径“只能说是借款,不能说是投资”,订下攻守同盟,企图以此来对抗组织审查、欺瞒组织。审查组再次找到陈某某谈话时,迫于陈兴施加的压力,遂按照他的要求做了虚假陈述,否认之前交代的事实。

    “我作为一名党员,丧失信仰,精神上就缺钙了,患上了软骨病,必然也会患得患失,对组织不够忠诚。没了政治定力,人的精、气、神就没了,错误的东西不断扩大,像癌细胞一样最后吞噬了自己,最终必然受到法律的惩处!”陈兴在悔过书中写道。

    政商错位,把权力当作商品

    忏悔:“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搞借贷、放息、投资入股,甚至入干股谋取私利。”

    权力永远姓“公”。以“亲清”定位新型政商关系,不仅让政商双方有规可依、有度可量,更为官员和商人之间交往厘清分寸、划出底线。然而,一些党员领导干部一旦获得权力,利益勾连之下,难免出现与利益关系人沆瀣一气、利益捆绑等问题。

    刚提任尤溪县公安局政委岗位时,陈兴对自己要求还是严格的,但这样的定力并没有保持多久,各种各样的朋友便纷沓而来,把他当作资源来开发。

    2006年、2008年、2010年,陈兴为了规避在辖区经商办企业,另辟蹊径,违规与他人投资县域外的房地产共200万元并获利132万元,却均未如实向组织报告。此外,2015年8月,陈兴以其妹妹名义开设账户进行股票交易。2016年1月填报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时,他并未如实报告开设账户持有股票的情况。

    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随之而来的便是利益捆绑、利益输送,甚至赤裸裸的权钱交易。按照陈兴自己的说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搞借贷、放息、投资入股,甚至入干股谋取私利。”

    在陈兴看来,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只不过是一种摆设。他热衷于与商人觥筹交错、吃喝玩乐。2016年11月,陈兴接受网安设备采购安装项目老板黄某某的宴请,花费1900余元。案发后,审查组在其办公室、汽车后备厢内发现大量尚未开封的“红包”和名贵香烟。

    但在朋友圈和商人眼里,陈兴则是一个十足的赌徒和贪官。陈兴背地里长期违反纪律,游走于官场与商场之间,两头通吃,“按比例”收息是其典型的敛财手法。如果想从当地涉及公安的业务中赚钱,就得找陈兴借款再进行投资,并按比例给他付息“分红”。

    这“按比例”是多少呢?2012年5月,陈兴任尤溪县公安局局长后,对从事矿山经营、火工品销售、酒店经营等管理服务对象,按“1:1或1:0.5”月利息比例收息“分红”。最短的一笔50万元“入股”53天,他就要回50万元本金,后每年向该老板索要50万元,四年共计获利200万元。

    陈兴把权力当作私有财产,把权力当作商品,权力寻租,办事收钱,在工程项目发包、矿山管理、酒店经营、查办案件等方面大搞权钱交易,大肆收受贿赂。陈兴借此手法先后收受、索要6名老板财物400多万元。

    2014年8月,三明市公安局纪委接到群众反映,就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参股矿山、插手经济案件等问题,对陈兴进行谈话、函询,但陈兴均予以否认,也未如实向组织说明问题。

    2016年7月,陈兴转任梅列区副区长、三明市公安局梅列分局局长后,因为同学的说情送礼,对该局刑警队侦办游戏机赌博案件进行干涉插手,在处理上做了不正确的指示,把本应当采取刑事拘留强制措施变更为取保候审,给案件的后期侦办带来困难。

    陈兴经常混迹于朋友圈内玩牌赌博,人格生活情趣低俗,把自己等同于社会上的商人和一般的人,八小时以外沉浸于灯红酒绿的场所,泡茶、聊天、闲言碎语、情调低俗。尤为恶劣的是,身为基层公安系统主要领导,陈兴却长期参与赌博,赌资数额巨大,甚至开设赌场从中抽头渔利。

    “究其原因还是在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上全盘失守,才导致错误行为泛滥成灾。”陈兴丧失了法律底线,忘了自己是党的干部和头顶上庄严的警徽,贪婪成性、知法犯法、毫无党性原则等行为跃然纸上。

    任人惟钱,带坏系统风气

    忏悔:“我的这种错误做法不仅带坏了公安队伍的风气,也给下属做了极坏的榜样。”

    人生的变化不是一夜之间就完成的。思想滑坡,也是一个从注意到不注意、从放松到最后放弃的过程。陈兴当尤溪县公安局政委时,对一些所队负责人春节期间拜年送礼坚决抵制。到当上局长后,逢年过节,收受所、队负责人提任感谢、拜年送礼已成了一种常态。

    为了积累更多的财富,除了借着自己的“官帽子”大搞权钱交易之外,陈兴还找到一条更稳妥的敛财路,即任人惟钱。经查,陈兴利用提拔调整干部大肆敛财,涉及20多名公安干警,其中大多为中层业务干部,行贿最多的1名干部,3次送钱数额就达40万元。

    如果下属不送礼送钱、或送礼送钱少了,陈兴就会在公开场合点名责难。每到春节、中秋等重要节日,送礼的干部太多,常常要排队进入其办公室。就这样,从拒绝到顺从再到心安理得,金额从三五千到一万再到几万十几万,从少到多,从“代表单位”到代表个人。

    陈兴的贪婪成性,严重破坏了当地公安系统的政治生态。正如陈兴在悔过书所说:“这些年收了和自己朝夕相处、一起摸爬滚打战斗在治安一线的基层所、队干部的提拔‘感谢费’和拜年礼金140余万元。静心想想,感觉自己毫无廉耻。”

    权力,是人民给的,应该用来为人民服务的。陈兴可谓少年苦难、青年得志、中年成功,却在不知不觉中逐渐贪念膨胀、利欲熏心,最终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纵观他的堕落之路,警示着人们,守住初心方能自身正,违纪违法往往是思想上先出了问题。党员领导干部要把坚定理想信念作为政治必修课,牢记党的宗旨,明大德、守公德、严私德,戒贪止欲,克己奉公,警钟长鸣,切实解决好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这个“总开关”问题,把人民赋予的权力用来造福于民。(三明市纪委监委)

编辑:王宇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