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优秀医学生到锒铛入狱犯
——邵武市防疫站站长万家进严重违纪违法案剖析
2018-05-14 15:03:36    福建省纪委监委网站

    “当纪检干部出现在我办公室的那一刻,整个脑袋突然一片空白,直觉告诉自己肯定要出事,天要塌了,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我不敢想象,内心充满了恐惧。”在悔过书上,万家进写道:“我的人生还算完美,事业上干到防疫站站长职务,职称也评上了正高,生活中与妻子恩爱,还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今天面对这样的结局,我欲哭无泪,往事一幕一幕浮现在眼前。”

    寒门学子苦尽甘来

    1968年5月,万家进出身于福建省政和县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祖辈们都勤勤恳恳地工作,朴朴实实地生活。同大多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在粮食部门工作的父母省吃俭用甚至上街头卖烧饼补贴家用,只为供他上大学。

    万家进没有辜负父母的辛苦。1987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政和县二中考入福建医科大学预防医学系,一举突破政和二中的记录,成为当时轰动政和的一件大事。

    参加工作后,万家进从一名基层防疫员一步一步做起。 从200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06年成为政和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支部书记,到2010年调任邵武市卫生防疫站副站长,再到2012年任邵武市卫生防疫站站长,回顾万家进的成长历程,不难看出,他的进步得益于组织的培养、岗位的锻炼和个人的努力。

    初尝甜头防线松垮

    万家进刚调到邵武市防疫站时,正好分管防疫科。经常有医药公司的业务员上门向其推销药品,并给他送些土特产、小礼品。在各种“糖衣炮弹”的轮番轰炸中,万家进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与这些业务员开始称兄道弟,思想也逐渐发生蜕变,原本正确的人生方向开始慢慢偏离。

    初尝药品回扣“甜果”是在2012年5月,圣泰莆田医药有限公司业务员张剑锋想方设法与时任邵武防疫站副站长的万家进“搭上线”。“万站长,多用点我们公司代理的疫苗吧,规矩我懂,少不了您好处的。”说着,将“好处费”塞给了他。虽然万家进内心知道这是违反纪律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接下这笔钱。万家进接受审查时说:“这疫苗回扣款和单位利益无关,如果我不要,这些钱自然被业务员拿走,况且事情很隐蔽,肯定出不了事,就是这种侥幸的心理让我收下了第一笔“小甜头”。

    万家进开始有意识地向防疫科科长交待使用该业务员代理的疫苗,随着业务量的增多,回扣也“愈加丰厚”:3000元、5000元、10000元、20000元……

    贪欲膨胀放纵自己

    万家进调到邵武短短的两年时间,就当上了邵武市防疫站站长。随着职务的升迁,他的贪欲之心也不断膨胀。正如他在悔过书中所述:“虽然这么多年确实努力地工作,但骨子里却透着享乐的味道,烟要抽好的、衣服要穿好的……”贪欲之门一旦打开就会令人无法自拔。在金钱的诱惑下,万家进完全忘记了“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道理,一旦踏入违纪违法的荆棘丛,必然要付出惨痛的代价。2012年至2016年,万家进仅收受张剑锋一人的疫苗回扣款就高达26.1万元。

    万家进45岁被提拔为副科级领导干部,却在49岁的时候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同年,万家进犯受贿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身陷囹圄后的万家进看清了“行业惯例”的危害:他想到白发苍苍的老母亲、还在上大学的儿子、含辛茹苦的妻子,泪流满面,无比后悔……(邵武市纪委)

编辑:王宇霆